plum pudding

成为葛温德林信徒太不容易了
等我实习第一笔钱拿到再说吧
贫穷泪水. jpg

盗?图致歉】 我在这求求各位,如果想出这个文件夹周边一定要敲我!价格好商量,只要不是翻原价几倍都可以!!!我只是迟了一个月入坑,为什么会这样呢!!求求各位老爷太太,本人在此重金求子,我太想要这个周边了,这个周边太美丽了 ​​​😭😭😭

葛温怒寻长子·亚城光阴陆

rt,葛温怒寻离家出走不孝子

提前澄清一下,葛温是失控到了极端才会有这些举动

他在哪!!那小子,他去了哪里!!!

 

颤抖地架起狮骑士的身体,银灰色的瞳仁闪烁着失去理智的火光,葛温咆哮着。翁斯坦痛苦地沉默着,生怕自己下意识的反抗伤到王被怒火烧灼的衰老身体。

“大名鼎鼎的王之四骑士,怎会如此无能!!”

 

翁斯坦被重重地摔到大理石地板上,在长廊远处不敢近身的太阳骑士们纷纷涌来将其扶起。王之骑士悲怆仰天,长男临行前最后的话语停滞在耳畔,效忠的王者在最后却没有给最忠诚的骑士友人选择命运的机会。千年来最为敬重的乌薪王怪罪于己身,没有怨言,含恨背负。

葛温缓缓地转过身去,带着狂躁的怒火直抵长男寝室。

“愚昧!!将神祗的尊严与信诺视作何物!!”

“吾王,求您冷静三思!!!”

猛地推开站在寝室外密密麻麻的侍从,抬头看到床头处自己从前赠与的龙首挂饰已经被房间的主人亲手拆下。在惊恐的骚乱中扯下厚重的铺盖,将巨大的长桌整个掀翻。卷轴,图纸纷纷然散落满地,被打翻的磨得最为细腻的雷脂粉末在空气中弥漫,金光闪闪,呛人得窒息。

他败了,那个自认为全能的自己,败于亲生子致命的背叛。

雷枪,创世乌薪王最伟大的神迹,此刻在亚诺尔隆德内咆哮肆虐。高大威猛的太阳长男雕像全部被狂暴的雷枪击碎,化成细碎的大理石块。巨大的雷枪狠狠擦过太阳神的浮雕,把雕刻精美的日轮和神祗灼烧成墙上破碎崩塌的碳灰。不少太阳骑士挺身而出保护长男的雕像,无一例外地被雷枪炙烤成乌黑的枯柴。

 

太阳骑士与银骑士一片哗然,恐怖的气氛开始四处蔓延。

 

葛温踏入亚诺尔隆德的教堂厅,发现葛温德林早已在那等候。不可直视之物的神圣法术气息变得浓烈,深谙亚城戒律的银骑士和仆从纷纷在石阶上停下脚步。葛温在寻求最后一丝可能性的时候,平日的蛛丝马迹终于让他想起了幺子。

 

“他,可否来到过这里。”葛温喘着粗气倚靠着墙壁,朝站在远处的幺子低声发问。

 

葛温德林双手交叠身前,低头不语。葛温怒火攻心。

 

“说话——!!!”

 

怒吼在城内的大理石墙壁上回荡,响彻城内每一个角落。低声细语的骑士们和仆从们纷纷吓得不敢出声。

 

千年的王城,在此刻彻底地安静下来。

 

葛温扶着墙壁上的银骑士雕花向葛温德林走去,激动地伸出手想要把他头上的白纱扯下,蛇群嘶鸣中葛温德林颤抖着步步后退。苍老的手指就要触碰到柔软的丝绸,却看见幺子泛红的脸庞全是干涸的泪痕。

 

希望破灭。葛温重重地摔坐在地上,看着面前三尊巨大的雕像,老泪纵横。手持太阳之剑的自己神圣威严,温婉的长女站在身侧,还有他。手持巨大的猎龙剑枪,英气的眉目,眼神透露着阳光般温暖热烈的气息,似乎未曾有阴霾笼罩,还有嘴角那似乎永恒的,平易近人的微笑。

 

“吾儿,汝在何方……”沙哑模糊的吐字最后淹没在了因悲痛变调的哭腔中。那是他苦心培育出的继任薪王,他最完美的子嗣,他最自豪的长子,他最爱的儿子。

衰老与悲愤加速侵蚀着他的心智,冠冕狼狈地仄歪着,低喃呼唤长子的葛温气若游丝。

 


某宝买的太阳长男戒指🌞
正版周边好像没有出过,只能投身盗版了……
反手扔给给葛温德林

#今日成就
暗月的子民跋山涉水最终抵达冷冽谷
古老月之贵族的故乡伊鲁席尔🌙
达成心愿:向暗影太阳行暗月骑士礼

见到了白纱飘飘仙到死的背影杀活尸脸教宗骑士,伊鲁席尔的转转转大弯刀已经把我吓哭了
怎么说整个伊鲁席尔迪士尼的美景足够让我重整旗鼓继续受苦了【今天也在为去王城见到葛温德林的尸体奋斗!!

无名&葛温德林现代paro【车

是车是车是车是车而且还有点长     是糖是糖是糖

扯了很久的现代paro 最后还是很流氓地写了超级长的车 写的自己爽自己开心哈哈哈哈哈哈哈  

两兄弟的愉♂悦 偷♂税有  LGBT中queer设定,雷勿入


葛温德林私设艺术学院话剧专业

太阳长男见习警长

都是瞎掰!谢谢大家配合!ww


亚诺尔隆德的光阴【05

无名之王离开亚诺尔隆德的缘由和内心所想

传火 龙的身份以及作为被崇拜者的内心

感觉自己已经力所能及地写出来了,个人算是比较满意了

win10用户费心费力搞内链

全文就此已过半啦统,计了一下已经13000字了还是比较惊讶的qvq然后lof说有敏♂感词我真的一脸懵逼 虽然的确写了一段单车

此文其长无比,大家有耐心就看吧hhh 如果是这个质量写给自己看的话我也比较满意了

(无名之王*葛温德林)亚诺尔隆德的光阴【04

长男离开的那一天。葛温德林视角。之后会po长男视角。

 

如果以前看过我的车可能会在本文看到一个车轮胎上的橡胶。orz

感觉已经能把那种feel写出来了 迷之自信可以有

———————————————

半梦半醒地,过去短暂时光的回忆在葛温德林的脑海里穿行碰撞,记忆的深渊带来如愿以偿的苦涩泡沫。

温暖的背影,一厢情愿的羞涩,恰如其分的甜蜜,冥冥中注定的佯谬,痛苦的嘶吼...那所爱之人,如亚父,如兄长;是那紧密纠缠又如不可交融相汇的双生灵魂。

是摆脱神这一无用名号后自己唯一能够感到骄傲幸福的东西。

葛温德林冲出寝室,蛇足游走奔向亚诺尔隆德最清冷高塔的一偶。撑起身子跨出塔栏外,蛇足爬上亚城塔檐被月光照耀着熠熠银光的砖瓦,嘴里哼唱着古老月的歌谣。那是从降生起就深埋内心的灵魂悬旋律,每每心烦意乱时他都会不自觉地哼唱起来。

不会妹妹们优雅如密林妖精的舞蹈,柔美的身段却随着蛇足的旋转笨拙地于月光下舞动起来  冰冷的银色光辉透过稀薄的云层和睡袍上柔软的轻纱挥洒在他白得透明的颊上。暗月的泪光霎那闪过,随即永远被淹没在带着爱恨交错的吟唱中。

失意悲伤之人在月光下难以抓紧理智之锚。

白纱头巾被王城顶空寒冷的夜风卷去,如同追随着夜光,飘至大书库昏暗的夜空中消失不见。冷到生疼的夜风吹干无尽的泪水,旋转舞动,头痛欲裂。此夜,乌薪王尊贵易碎的幺子狼狈又美丽。

月是他的母亲,也是他自己。他不曾怀抱月能够为自己纷繁复杂的心怜悯,哪怕是共情的渴望。

月与星辰在模糊的双眸中周转。

 

小王子寝室内终日闭拢的厚重窗帘在破晓前掀开一角,室内透出隐约光亮,晨曦的暖阳透过狭长的缝隙照进寝室,逐渐满盈柔软的贡缎床榻。葛温德林在床褥上如同婴儿一般自然地蜷缩,安稳地沉眠,银白色的发散落在枕边。金色的微光穿过轻软的发丝,微微颤抖的银色睫毛也沾染了少许金黄色的光辉,若极致温柔的肌肤之亲。

葛温德林睁开双眼,昨晚在高塔寒风中落魄的哭笑,金光环绕中青涩的疼痛,模糊看见兄长在尽头的天际骑着飞龙驰骋的幻想,还有脑海中新鲜却快速褪色的低语。一切都像是光怪陆离的梦。葛温德林侧首,床边的一侧还留有丝丝太阳的气息,一枚尚存余温的太阳长男戒指被小心翼翼地放在自己手心。

眼角干涩,腰肢酸痛,胸口闷得生疼。艰难爬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到寝室旁的露台,俯身向王城的平台望去。意气风发的猎龙骑士们集结在一起闲聊自己的生活琐事。他们笃信,如同往常,在长男的带领下,猎龙之行一定会早早结束,皆时便能凯旋回归家庭,自豪地与妻女绘声绘色地讲述出征事迹,游吟诗人的口中史诗又会增添浓墨重彩一笔。与此同时,正在为剑枪涂抹雷脂的翁斯坦被太阳长男拍拍肩膀,示意有些事情要和他最后吩咐。

 

长男很快回归猎龙方阵前列,魁梧高大的躯体上披挂的猎龙铠甲更显其英俊威武。葛温传令的祭司口念高速神言,在骑士远行前施加最后一次信仰庇护。“吾之长子与麾下的三千太阳骑士,出征吧!为亚诺尔隆德与初火的繁荣昌盛带来胜利的荣光!”在葛温鼓舞下的猎龙骑士们士气高涨,列阵伸展双臂行太阳骑士礼后,千只枪柄整齐地敲击在大理石地砖上,磅礴的回音响彻王城每一角落。如同往常一样,太阳长男俯身向父王行骑士礼。但这次,苍白的脸上不再挂着自信的笑意,也不再像往日临行前带着微笑向王城回头望去。

 

他走了,带着三千猎龙骑士,就这么匆匆地消失在亚诺尔隆德的风中,在葛温德林的眼眸里失去踪影。没有临行前的回首相望,没有临别前的话语和不舍的吻别,没有无法抑制的眼泪。除了回忆如碎片般的昨夜,留下的阳光之剑的残影和葛温德林手中紧攥的太阳长男戒指,他似乎什么都没有留下。

 

残忍。他的守护者,他的英雄,就这么离去。

 

好似送葬者。葛温德林扭过头去,不再怀揣着最后一丝希望看向地平线上的万丈阳光。泪滴再次无用地滑落,他深觉自己为无法得到的幻梦付出了太多眼泪。

 

如同隔着薄纱伫立在一旁,他看着光芒烈日下拉长的阴影中翻滚着痛苦与迷茫。捅破薄纱紧紧相拥,渴望两个灵魂在格格不入的世俗里惺惺相惜,水乳交融;却发现那桀骜不驯,内里塞满孤独的自由意志已不带任何牵挂地消散在高远于尘世的远方,独留他在原地呼出悲伤的叹息。

 

憎恨他的话,只需在晚宴当日即刻向父王禀报,愤怒的乌薪王雷枪无疑能将太阳长男的头骨化为焦黑的碎片;无法割舍的话,紧紧抱着雄壮的躯体啃噬干裂的唇,垦求他留下便好;可是谁让暗月总对太阳怀揣着一腔真切的爱慕?即便不再传承初火,太阳仍是影中暗月的寄托。

如果命运早已指明他的归处,若他的天地在那云顶之上,那么就请去罢。来日方长,若真有那一天,我这畸形的银龙之魂可能也会回归那顶端吧。

祈祷换不回救赎。如果有二次生命,真切的渴望或许能从中萌发。如果神的生命太长,当尸体羽化,灵魂升腾到高空,再会之时就可期。永恒生命的主人思考着来世的可能性以寻求慰藉。承载无数可贵回忆的王城,现在于葛温德林而言,更像是一座给活着的自己的巨大棺椁。

 

“当初火将息,英雄桀骜不驯的心干枯碎裂,就请遥望那银色的暗月——汝弟葛温德林于此,亚诺尔隆德于此,永是汝之故乡。”暗月的加护是无时限的,只要暗月依然存在,只要葛温德林的心还在汩汩跳动,弟弟的心意就会伴随着兄长,到天涯海角,到时空的尽头,到大陆的时间停止的那一刻,长男也能感受到从故乡所爱之人的思念。

是时候要更文了 马上了【仍然在法兰要塞受苦的活尸疯癫地说到